单亲下岗姐妹来互助

来源: | 发布时间:2020-08-22 23:28

一介弱女子,下岗之后找工无门,又遭离婚打击;不畏艰难,边打工边学技术,开起一家美容院。单亲妈妈杨伟下岗之后靠自己的努力开拓出了一片天地。但当她希望帮助有同样经历的单亲下岗妈妈时,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,而这困难是靠她个人无力改变的……

 

———题记

 

从广州海珠区宝岗大道拐入一条不起眼的小巷慎德里,有一家被称为“单亲下岗女工之家”的美容院。老板娘杨伟三十出头,五年前,这位单亲下岗母亲从一张床位做起,一手将美容院做到了中等规模。

 

下岗离婚双重打击

 

初中毕业后,杨伟到某国营糖果厂当起了生产工。1992年,她与来自江西的刘某确立了恋爱关系,并不顾家人的反对很快结合了。“我虽然是生产工人,但有稳定的收入。他是船员长期在外漂泊,没房没钱。”杨伟说。婚后的日子很甜蜜。但好景不长,两年后杨伟所在的糖果厂改制,她被安排到一家国营商店当售货员,谁知同年商店仓库遭遇水浸,所有货物毁于一旦,商店倒闭,杨伟也被迫下岗。这时,杨伟正好怀上身孕,没有去找工作。平时温顺的丈夫性情大变,经常骂她是负累。刚生下女儿一个月,刘某以离婚相逼,要杨伟马上找工作。杨伟只好在女儿仅三个月大时,跑到一家私企当仓管员。但因为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,加上支气管炎旧患发作,杨伟很快被老板炒了鱿鱼。刘某得知后,痛骂杨伟,多次提出离婚。1997年底,刘某突然在三更半夜离家出走。无依无靠的杨伟发疯似地到处找他,结果等来的只是一封刘某要求离婚的律师信……1998年,杨伟与刘某正式离婚,女儿思思被判给刘某抚养。因为受到连番打击,经省精神病院诊断,此时的杨伟已有精神分裂症倾向。

 

自强自立开美容院

 

离婚后,杨伟四处找工糊口,但由于没有一技之长而屡屡碰壁。杨伟强烈感受到,没有一技之长的人根本无法在社会上立足。于是,她一边在一家购物中心当售货员,一边利用空余时间学习美容美发。“因为是轮班制,如果上午班,我下午就去上课;如果下午班,我上午就去上课。”上班上课之余还要照顾现在与她一起生活的女儿的日常起居,此时的杨伟连轴般转。当售货员微薄的收入和丈夫每个月500元的赡养费根本不够报读培训课程,“中午吃馒头,晚上吃方便面,我把省下来的钱都用来交学费了。”回想起那段艰难日子,杨伟感慨不已。半年后,杨伟学会了手艺,由于没有资金,只能在家里摆下一张床位,为朋友、街坊做美容。她的手艺赢来了新老主顾的好口碑。居委主任同情她的际遇,牵头带队前来光顾。生意做开了,杨伟想扩大美容院。为此,她再次拜师学艺,跟专业老师学习推拿、按摩和理疗。不久前,一位患肩周炎的熟客来做理疗,希望杨伟提供针灸治疗。于是,她马上联系省第二中医院针灸推拿科的一位主任医师朋友,向他学习针灸。“只要有机会扩大生意,什么手艺我都愿意学。”杨伟说。

 

单亲下岗女工之家

 

 

2000年,杨伟在家人支持下正式经营起第一家美容美发屋。今年初,她又为美容院重新选址,扩大了经营规模。五年前的一张床位变成了近30张床位,杨伟看在眼里喜在心上。美容院来了许多新成员,除了一些年轻外来工,还有不少像她那样的单亲下岗女工。杨伟自豪地说:“美容院曾经还有四位单亲下岗女工,只是后来有两位到别处工作了。”记者在美容院见到了单亲下岗女工阿华。阿华因丈夫“包二奶”而离了婚,带着女儿生活,已在美容院工作大半年。阿华说:“老板娘是个好心人,又有魄力。我喜欢这里,一定会和老板娘并肩干下去。”杨伟和这些下岗单亲妈妈一起工作、一起生活,既向她们传授手艺,又和她们聊天谈心。“我们都是同病相怜的人,共同的遭遇让我们有共同的话题,彼此之间就像亲姊妹一样”。

 

本月初,杨伟又租下美容院旁边的铺位,新店目前已装修完毕,设备也全部到位。“只要请到工人,马上就可以投入使用。”杨伟说,她希望多请一些像她一样的下岗单亲妈妈到店里来工作。本报记者 闫修彦 实习生 陈捷 摄影报道

 

图:杨伟在为客人做美容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cul.izlh.cn/detail/wanzhan/15465979.shtml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